【霸花】

写在前面:

这次写一点我和现任情缘缘的事儿,一些小段子

--------------------正文开始--------------------

沐月招出她的小松鼠银朱,柳白好奇的跟着小家伙四处转。

沐月见他这模样,忍不住笑问:「你做什麽呢?」

「银朱很可爱啊,想摸摸它。」

只见银朱一边叽叽叫着丶一边飞快逃窜,总之就是不让柳白如意。

「抓不到。」沐月打趣道。

「哎...」柳白叹了口气,唤出他的雪貂。

「只能抱抱我家的貂了。」柳白逗弄起雪貂重雪,不一会儿又彷佛想到什麽似的,把重雪放到地上。

蓦地,柳白将沐月拥入怀中。

「我还可以抱妳呀。」

沐月愣了下,羞红了脸,娇嗔道:「...

【唐花】《刺客与花》

写在前面:

这次写一点自己的故事,所以没有写结尾


--------------------正文开始--------------------

花儿开在一个阴暗的城镇

那城镇里面有着很多身怀绝技的刺客

花儿知道他们做的是取人性命的勾当

但还是很喜欢他们

喜欢他们俐落的手法丶敏捷的身姿

更喜欢他们隐藏在冰冷覆面之下的温柔笑容

外人只知他们是心狠手辣的刺客

却不知道他们磨练武功时的专心致志丶与夥伴之间坚定不移的情谊

有时候花儿总是会偷偷幻想

幻想自己能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就算会沾染上血腥与罪恶

她也想和他们并肩作战。


某天,城镇有了新的居民

是被其他刺客带回来的年...

【策花?】

写在前面:

久违的第一篇更新居然是由挚友柳湖所写,我还真没用啊

这篇的灵感是来自〖千凝垚垚酱〗太太的策花婚礼图~非常美丽~

不过文章的策花成分可能不是很多><

感觉不太出女主角是万花弟子啊(扶额

--------------------正文开始--------------------

离绣房,结连理,花烛焰如心。

妾身心惶惶。

「新婚夜,娘子看着不开心?」

良人卧丶床头果丶喜帕落肩头。

莲枣状元红。

「......这麽笑,为夫心疼。」

鸳鸯绣枕合欢酒......

「唔......」

佳人入怀中。

「闹腾的兄弟全扫回去了。今日忙,明儿又得谢亲酒和回门...

公告(?)

先向大家道歉,这半年来我都没有更新,除了学业繁忙之外,还有原因是我沉迷剑三无法自拔ヽ( ° ▽°)ノ

最近会继续写作的,不过应该都是剑三相关的文章了,阴阳师&刀剑乱舞已经是退坑状态,万分抱歉(´A`。)


【藏歌】叽&咕

写在前面:
最近疯狂的迷上了剑三,很喜欢他的故事、很喜欢他的设定、很喜欢他的江湖
一直很想写点文章以表爱意#
但这篇其实是很鸟的废文(ヽ´ω`)
(下周二就要放榜了我好方啊(゚A゚;)

--------------------正文开始--------------------

我是一只长歌,而我的情缘缘是一只藏剑。
某日,我望着他那鲜黄的身姿,对他喊了一句:「你这小黄鸡!」
他愣了一会儿,反击:「妳才小白鸽!」
「小黄鸡!」「小白鸽!」
「小黄鸡!」「小白鸽!」
「小黄鸡!」「小白鸽!」
「小黄鸡!」「小白鸽!」
「小黄鸡!」「小白鸽!」
「小黄鸡!」「小白鸽!」
如此反覆数回後,我拿下背後的琴,深呼吸一...

【酒红】
(因为这周只更了原创文章,想说再多发一点东西)
这图是我之前写三日月婶的女主角~审神者瑞比特所绘制的给我的毕业礼物
真可爱呢,红叶嘴角画成**的样子也很别致
希望我们的友谊能一直持续下去

【原创】亲爱的薛定谔

写在前面:

这篇是意义不明丶略带恶趣味的短文

今周不是同人文真的很抱歉><

关於刀婶文...目前挖土挖的生无可恋没有动力写文了TAT

为了补偿,会放上酒红的图(由我的三日月婶~好友审神者瑞比特绘制)

--------------------正文开始--------------------

「喵。」

他望向脚边那只明显是声音来源的灰猫。

彷佛被熨烫过的扁脸,使它看起来像是被全世界得罪般的厌世丶柔亮灰毛所包裹的肥胖身躯随着步伐扭动也令他格外滑稽。

说真的,要不是它那受到悉心照料的皮毛,以及标志性的扁脸,谁会想得到这只不讨喜的肥猫其实拥有血统证明呢?

但它也不是完全不...

长谷部~侍寝(下)

写在前面:

(有没有哪位知道为什么最近lofter的文章同步不到微博去的?)

其实满意外的耶,长谷部的文章热度会这麽高(已经是我红心数量最多的一篇了)也因此涨了不少粉丝(ノ>ω<)ノ

真的很高兴您们能喜欢我的作品(。◕∀◕。)

下周的更新还没有确定,我没有存稿了TAT

如果来不及写完新的,大概就会放自创文了吧真是不好意思( ´•̥ו̥` )

然後,希望下篇您们也能喜欢!

--------------------正文开始--------------------

接连几日,审神者都要求长谷部陪她一起睡,也许是开了先例,长谷部...

长谷部~侍寝(上)

写在前面:

我许了一个愿,许了一个如果我乖乖周更的话就能上志愿校的愿((o(*゚▽゚*)o))

这周和下周都会是刀婶(*ゝ∀・)v

--------------------正文开始--------------------

#虽然篇名挺像车名的,但其实这篇意外的纯情

#审神者有点任性...还是该说是率直?

#下篇请待下周

是夜,一场激烈的交战正上演着,一众刀剑挥舞着自己的本体想要抵抗敌军强烈的攻势,无奈实力悬殊,只得勉强的闪躲。随着时间的推移,刀剑的体力也愈来愈低,几把短刀已经站不稳了,其他刀剑本想护着他们退到战线之後,偏生敌军不让他们如意,趁此良机,朝短刀发动攻击,已经重伤的短刀...

【酒紅】因为你而留下的细小伤痕

写在前面:

我许了一个愿,许了一个如果我乖乖周更的话就能上志愿校的愿((o(*゚▽゚*)o))

不一定会是酒红,也可能是刀婶,总之有什麽灵感就更新什麽(゜∀゜)

感谢柳湖协助产文让我更新#

--------------------正文开始--------------------

「流水凉面?」

红叶看着眼前兴致勃勃的小纸人,接下了那张请帖

这个神乐,还真有闲情…...

红叶看了看上面的地点,似乎明白给一向对这些活动没兴趣的她帖子的意义

*

红枫叶林里,不同以往只有树叶的沙沙声,这回充满了人们的欢笑

或该说,妖的。

「茨木,我夹不到…...」

娇小的萤草拿着空碗,直挥着...

© 朔月satsuki|Powered by LOFTER